修业学堂的诞生

作者:   时间:2014年02月26日   来源:   编辑:   点击:次  

1903年,湖南修业学堂诞生。她因何诞生?诞生的过程怎样?与湖南近代绅士界有何关联?

修业学堂的诞生是湖南绅士界新旧势力矛盾的产物

    迈入20世纪门槛的中国,相继经历了自上而下以士大夫为主导的戌戌(1898年)变法和自下而上以民众为主导的庚子(1900年)拳乱之后,以前所未有的阵痛和迷茫面向着风云莫测的未来。此时的湖南,受益于陈宝箴主政推行新政及曾国藩、左宗堂、黄遵宪等一干人经世致用学说的影响,成为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全国最具生气省份之一。时务学堂兴起,南学会与《湘报》的创设,聚集了梁启超、谭嗣同、熊希龄、唐才常在内提倡民权学说的维新士人。与这股势力的相对的,恰是环绕于岳麓书院最后一任山长王先谦周围的旧思想阵营。王先谦等一贯干预地方事务,“久住省垣,广通声气,凡同事者无不仰其鼻息,供其指使,一有拂意,则必设法排去之而后快”。维新派与守旧派于是常生摩擦。

    第一次大的摩擦发生在1898年。时务学堂诸教习大力宣传维新变法思想,把批判矛头直接对准满清王朝。王先谦与叶德辉等联名向陈宝箴呈递了《湘绅公呈》,说梁启超、韩文举、叶觉迈诸人,“自命西学通人,实皆康门谬种,而谭嗣同、唐才常、樊锥、易鼐辈,为之乘风扬波,肆其簧鼓,学子胸无主宰,不知其阴行邪说,反以为时务实然,丧其本真,争相趋附,语言悖乱,有如中狂”。要求陈宝箴对时务学堂“严加整顿,屏退主张异学之人,俾生徒不为邪说诱惑”。迫于保守派的势力,陈宝箴不得不向时务学堂施加压力。熊希龄被迫辞职,韩文举、叶觉迈、欧榘甲等被辞退,时务学堂改弦易辙。此次摩擦以新势力代表时务学堂的衰败告终。随后19007月唐才常领导的自立军起义,王先谦、叶德辉等人又向巡抚俞廉三告密,搜捕杀害自立会人士百余人,导致起义失败。

    1901年中国近代史上赔款数目最庞大、主权丧失最严重、精神屈辱最深沉的不平等条约《辛丑条约》签订,使得中国局势大变,中国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,清政府统治者面对这种空前的民族危机和民族屈辱,也经历着心灵的煎熬。慈禧下达《罪己诏》,并第一次撤帘露面,召见各国驻华使节,正是其放弃闭关自锁、面对现实的表,1902年清政府出台“壬寅”学制,全面推行兴学育才的新政。湖南巡抚俞廉三派出胡元倓、陈润霖、周家纯(即朱剑凡)、俞蕃同、刘佐揖、俞浩庆等湖南第一批官费留学生赴日学习速成师范,时间六个月。这批留日学生归国后,即在湖南掀起了兴办新学的热潮,创办了首批新式学堂。他们同时以湖南人经世致用之气参与时政,形成一股革命新势力,与王先谦等旧有保守势力形成对抗。湖南新旧绅士势力对抗的新一轮格局由此形成。

    19033月,留日归国学生胡元倓、刘佐辑等创办明德学堂,是为当时湖南最早的新学。原高等学堂教务长周震鳞来到明德主持校务,兼任历史地理课程,黄兴也于该年秋天来到明德。明德学堂内部逐渐组成了一股新的革命势力,与以刘佐辑(依附王先谦)为代表的旧势力关系紧张,明德风波事件终于在秋天爆发。当时,周震鳞在学生单启鹏的历史课卷批语中留露出对清王朝的不满,言辞颇为激烈。单启鹏将卷子交给其兄单启鹏,单启鹏又与刘佐楫一道将卷子送交王先谦。王先谦随即向湖南巡抚赵尔巽告密,指责明德学堂为一“革命学校”,请求严加审办。赵尔巽和湖南学使张鹤龄均是通达时务之人,于是召集省内巨绅名士开会从中斡旋,认定那张卷子批语系单启鹏伪造,诬告老师,以图保护明德。事发时身在沪杭的胡元倓返校后,为保护明德免受牵连,辞退了周震鳞、陆鸿逵。此举在全校引起了骚动,一部分学生对周陆解聘事件感到失落,情绪高涨,无法平息。胡元倓无可奈何之下,忿然离校,明德一时间群龙无首,陷于混乱。熊希龄来校调解才解此困境。

    在这次风波之中,一部分思想激进的学生由此对明德失去了信心。许睢、王桢干、郭棕翰、李著勋、廖家均、魏先根、何积粮、梅伟杰、彭鼎年、黄昌溶、周教敷、张尔还等12名学生决计退出明德,另办他校。他们请周震鳞、俞蕃同、许直三人出面,呈请湖南政府,批准创办了“修业学堂”。周震鳞对此回忆道:“壬寅癸卯之际,革命进行方始,余身当疑谤之卫,乃创此校,以为同志聚义之所。”修业学堂成立后,作为明德学堂的一个重要补充,成为湖南革命派活动的新阵营。

    可以想见,以十二学生之力,在湖南新学初兴、并无范例的情形下,要建设一个全新的学校何其不易。创办人之一许直先生捐百元作为房租押金,租得长沙南城高码头民房为校舍,朱剑凡亲戚魏某捐四百元,作为办学经费。俞蕃同、周震鳞、许直为总办,主管校务兼教学,长沙诸名师如钱绍骥、朱子淘、周震勋、刘台生、翁巩、郑日功、许奎元等前来义务担任教员,十二名退学学生成立中学甲班——如此,得到长沙知识界诸多名人同情与资助,修业学堂于旧历1903818正式开学了。

修业学堂的创办,距湖南高等学堂组建、明德学堂的创办不过半年,与之并称为湖南最早的新学,1933年湖南大学校长胡蔗华为其题词曰:“巍巍修业,民校先河” 周南女校题曰:“昔在青末,新法渐兹。湘学之兴,数子是资。明德首唱,修业继之。”这所无意间创办的学校,却成了湖南新学的先河。

    修业学堂的创办者有着怎样的出身、背景及经历,这些因素赋予了修业学校早期办学怎样的色彩?修业作为一个小小的学校,为何会吸引“中国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”毛泽东、“中华民国重要缔造者之一”黄兴、“长沙王”徐特立、“湖南第二人”周震鳞等来此执教?
 

“修业”创办三杰

    何积烺在《创办修业学校的艰苦历程》中回忆说:“以学生的名义向政府呈请开办学校,肯定没有批准的希望,于是请求周震磷、俞蕃同、许直三位先生出名具禀呈请政府当局办学,才得到批准。”然而,根据周震鳞1943年为修业学校四十周年校庆题词来看,修业学校的创办显然是以他为主导的,题词中写到:“壬寅癸卯之际,革命进行方始,余身当疑谤之卫,乃创此校……”由这段话可以推断,周震鳞在修业学校的创办中起着核心的作用。“修业”创办三杰周震鳞、俞蕃同、许直都是留日归国湖南新学的首创者,中国早期革命团体(兴中会、华兴会、同盟会)成员,是湖南颇有影响力的人物。借重于他们的地位和影响、关心与照顾,修业学堂才能在乱世中顽强地生存下来,并在湖南维新运动和辛亥革命发挥着作用。

    周震鳞出身寒门,过继其叔祖父理琴为嗣,因之得到良好的启蒙与成长。理琴以县案首名诸生(第一名秀才)在长沙设馆授徒,与湖南巡抚吴大溦是布衣之交,与黄兴之父私交甚好。周震鳞18岁进入张之洞创办的两湖书院学习,与黄兴、谭嗣同、唐才常、杨锐、董圭、刘光弟等相善。周震鳞与黄兴尤其交好,与之同住五年,同习地理而喜历史与兵法,结为挚友。他们与谭嗣同、唐才常等人也过从甚密,尽力相助、广为联络。这几人中,黄兴后来成为辛亥革命的二号领袖,唐才常成为自立军领导人、谭嗣同、唐才常、杨锐、董圭、刘光弟成为戊戌变法“六君子”的主要成员,均是改写中国历史的关键人物。

    1903年,黄兴从日本留学返湘,来到明德学堂任教,与周震鳞再度相逢,开启了湖南后维新时代的革命序幕。他以明德学堂教员的身份为掩护,创办东文讲习所,又以虚岁三十大寿为由,卖掉自家庄园三十亩土地,与周震鳞、宋教仁、章士钊、刘揆一等在坡子街附近成立华兴公司,次年成立华兴会。周震鳞创办修业学堂后,邀请黄兴来到修业学堂担任体操教员,黄兴在修业学堂一边任教,一边实践军民国教育。直到1904年谋划慈禧万寿节起义失败后,他才再次出走日本。

    1905年周震鳞慧眼识珠,在其创办的宁乡师范学校破格招录徐特立,与徐特立成为师生关系。宁乡师范毕业后,徐特立在长沙周南女校任教,并在修业学校担任教师。1909年徐特立在修业学校发生了名震全国的断指血书事件,让当时的青年学生唏嘘不己。

    1919年,从第一师范毕业的毛泽东在北京逗留了一段时间后再度返湘,此时其同学、好友周世钊(即周震鳞的侄子)正在修业小学主持教务,得到周世钊的推荐,毛泽东也来到修业小学高小部担任历史教员,继其师徐特立之后成为修业学校的一员。因此,周震鳞虽是国民党的元老,但深得毛泽东的尊重与爱护。1951年国庆前夕,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宴请周震鳞,周震鳞的故交旧友刘少奇、李济深、邵力子、章世钊、徐特立等作陪,毛泽东指着周震鳞和徐特立两位老人风趣地说:“徐老是我的老师,道老(道腴)又是徐老的老师,这么一来,道老可算是我的老师的老师,是我的祖师爷了。”

    周震鳞早期主要涉足教育行业,相继创建了修业学堂和宁乡师范速成学校,在湖南高等学堂、北京京师大学堂担任教师。加入同盟会后以从事革命事业为主。其办学以学辅政,从政以政促学,利用学校从事革命活动,利用政治资源兴教办学。1903年周震鳞创办修业学堂后,因忙于革命无暇经营而转托他人。但自1910年修业学堂成立校董会后,他就一直担任修业校董会的董事,为“修业”建设筹资出力。

    俞蕃同,号经诒,湖南高等学堂监督(即校长)俞鸿庆之子,湖南首批官费留学生,华兴会成员之一。19035月与龙绂瑞等创立湖南民立第一女学,10月与周震鳞、许直创办修业学堂并任总办。1906年湖南全省遭受二百年不遇之水灾,中学以上均停支学署补助费,修业学堂因此经费短缺,难以为继,有人主张停办。在此困境下,对外负责的俞蕃同毅然主留小学部,嘱咐彭国钧、黄海润勉为撑持,逾年再办中学。此后两三年间,修业学校的办学经费全赖俞先生支持。俞先生当时家况亦窘迫,长沙习惯于五月、八月及岁末催债,在频频催债的情形下,俞先生仍恒移所急,以济校用。同期创办的长沙私立诸校多因经费筹措问题而中途停止办学,至1920年止,长沙仅有10所私立小学、19所私立中学坚持办学。若非俞先生支撑,“修业”恐怕早已作鸟兽散矣。俞先生1909年被推为省咨议局议员,同年学部设留美学务处,调往襄助,抵京月余以脑冲血暴卒,终年仅34岁。后来修史者叹曰:“嗟夫,今安得有此人哉,而惜夫梁木之早壤也!”

    修业学校三十周年之际,中国国民党湖南省部在题词中写到,“卅年校史,蓝荜开荒。始勤中奋,渺矣俞黄。彭氏骖之,维盛乃彰”。这里,“俞黄”即指俞经诒和黄海润,彭氏即指彭国钧。俞经诒先生处于修业的拓荒期,是三位创办者唯一一位在修业主事的,以其勤勉坚毅为修业在困境中开辟了一条生存道路。修业学校为之修建了纪念碑和俞黄图书馆。俞先生一生的主要事业放在教育、医疗、图书馆等公共事业上,除主政修业外,还历任湖南高等学堂教育长兼监督,城南师范教育长,求忠学堂监督等职,参加湖南省图书馆、仁术医院(今省人民医院)等公益文教卫生及社会教育等事业的筹资筹办与建设。

    许直,号玉屏,光绪举人,1902年自费留学日本弘文学院,华兴会成员之一。在东京弘文学院学习速成师范期间与黄兴系老乡兼同班同学,来往密切,曾参与同盟会前身“兴中会”的活动,1904年参与黄兴创办的“华兴会”。其在东茅巷的“怀善草庐”与57号“许庐”小花厅都曾是维新派、华兴会、同盟会湖南分会的秘密开会场所。修业学堂创办之初,全赖许直先生慷慨捐金百元作为房租押金,才得以租到高码头民舍作为第一间校舍,正式成立学校。除修业学堂外,他还与俞蕃同等一起创办湖南第一女学,一起参与湖南省图书馆的创建,一起在京留美学务处任职,任中文文案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改革发展处  曹威伟